安平县振超金属丝网制品厂LOGO
   

做多与做空影响着钢铁价格的上涨与下跌

发布者:振超网业 发布时间:2016-6-16 阅读:886次 【字体:

进入6月份之后,随着钢材价格进入盈亏平衡点,做多和做空的两股力量又开始博弈了。根据中联钢的数据,上海地区的三级螺纹钢现货在3月1日价格还只有1930元/吨,3月8号就到了2430元/吨,此后的半个月时间里,钢材价格一路震荡上升,到4月21日达到了2900元/吨,涨了将近1000元/吨,涨幅达到50%。从4月29号开始,现货开启下滑通道,到6月2日降至2000点,比之最高点,又下滑31%。一升一降之间,振幅达到81%。

 
这是过去几年当中罕见的一次暴涨暴跌。此轮暴涨实际是存在演进的序列的。暴涨是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年初的供给不足、需求则旺盛超出了市场预料,出现了供需错配,期货市场产生良好预期。紧接着第二个阶段,也就是在2700点附近一直到4月22日冲顶,这个时间段伴随着钢铁贸易商的大量资金涌入现货市场,倒卖更加活跃,此时现货和期货之间形成了互相的哄抬。如果说年初价格刚刚涨起来的时候钢厂存在复产,那时钢厂的态度也是犹豫的,原因是此前形势太过于严峻,对后市不看好,而且利润也不够高,再者,资金也没有到位。但涨了一个月之后,这些条件就具备了。钢厂终于开足马力,4月均产量创了历史的新高,供需格局此时发生了转变,到五月底的价格又回到了盈亏平衡的状态。
 
实际上,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整个钢铁产业链的去库存已经非常极端了。那时候大家是非常悲观的。一方面企业在拼命去产能,一方面关停的产能也比较多,年初宏观政策对需求有一定刺激效应,同时又逢传统需求旺季的来临,市场的基本面已经支持涨价了,市场预期在这个时候发生变化也就是必然的了。这一波上涨过程,现货价格是跟着期货走的,期货起到了很明显的价格发现作用。不过,期货对现货这种价格发现或者说在一定程度上的价格引导,在不同时间段发挥的效力有所不同。这要看当下期货市场有没有资金炒作,以及供需的情况。换言之,钢价的主要影响因素是来源于供需还是来源于金融市场,不同阶段二者影响力是不一样的。期货产品本身就兼具金融属性和商品属性。金融属性,美联储加不加息、本国货币政策如何,这些因素在短期内作用明显的话,期货的价格就会比现货价格先有反应。但在某一段时间,如果是由供需面来决定的话,那么现货价格就会先反应,但是,即便在这种情况下,现货资金哄抬的力量也可能不敌期货的炒作力量,期货价格的反应又会反超现货。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背景是,今年股市情况不好,大宗商品本来就容易被关注,大宗商品中唯独黑色金属没有外盘,不像其他大宗商品,外盘可以起到价格制衡的作用。当然,最后别忘了,年初的时候处于一个史无前例的价值洼地。
 
除此之外,黑色原材料期货的主力合约交割时间是一、五、九月,成材交割时间是一、五、十月,都是不连续的,因为中间的时间不能交割,也存在被投机力量控制的可能。理论上,参与的主体越多,越丰富,越能更好的发挥期货产品价格发现的作用。钢企能够有效地利用期货工具进行套期保值,既有助于企业应对市场风险,又能提高企业经营能力,也有助于期货价格更好的收敛于现货,更有效地反映市场基本面,而期货作为套期保值工具也会更加好用,这是一种良性循环。
 
去产能再陷困局
 
有人这样总结2015年的钢铁市场:钢价暴跌、产销首降、亏损过半、成本回落难救主。
 
来自中钢协的统计,2015年下半年钢协会员企业日均粗钢总产量便一直在震荡中不断下滑,产销两滞,传统的金九银十和冬储在这一年均没有出现。进入十月中旬之后,产量的下滑尤其明显,到2015年末达到全年最低谷,日均产量只有150多万吨,而这一年的日产峰值在180万吨左右。
 
考虑到纳入统计的会员单位规模相对较大,那些较小的钢厂并未纳入统计,而这部分钢厂更容易“见机行事”,停产会更加得主动,整个钢铁行业的产量下滑更多。
 
然而,经历了无比晦暗的严冬之后,2016年春天这波出人意料的暴涨行情令钢铁企业集体骚动了起来。一轮久违的大面积复产潮由此产生。
 
3月以来,各大数据平台的监测纷纷显示,高炉重新点火的数量在不断增加,这其中不乏一些死灰复燃的僵尸型企业。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中国钢铁日均产量强力恢复,最终在4月份达到了历史的新高。
 
根据中联钢的统计数据,今年前四个月国内钢材累计产量3.69亿吨,同比去年增长七个百分点。按照这一形势,2016年钢铁产量最终很可能又超越过去的一年。“钢价拉涨之后,企业产量就不愿再打压下去了,除非价格又低到了完全无法忍受的地步。可以说,钢铁市场始终处于一种供需两端不断博弈的状态。如今价格再次大幅回调,但出于惯性,钢企的生产却很难对这一的回马枪进行快速地响应。”国丰钢铁公司市场研究员于会会说。
 
敏感而多变的价格波动已成为钢企最为挠头的问题。业内观察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对于大宗商品现货来说,市场最需要的是稳定,尤其是稳定的价格体系,这对于生产和经营是最为重要的前提。但对大宗商品而言,供给侧相对需求侧的滞后性明显,钢铁也不例外,正因如此,动荡让钢铁企业在生产经营中面临着种种不确定性因素。
 
钢铁产量在这样的不确定性中失去了方向,行业面临的去产能形势再度变得严峻,企业连年糟糕的盈利状况也再度变得不可预料。
 
2016年6月8日,2077元/吨,这是上海期货交易所螺纹钢1610的终盘报收价格。中国钢铁市场做空和做多的力量依然在博弈。下半年会是怎样的形势,没有人说得清。

 
 

冀ICP备10206664号-1
手机:13021477773 13483705444
电话:0318-8098104 传真:0318-7716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