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县振超金属丝网制品厂LOGO
   

连载15

发布者:振超网业 发布时间:2014-5-3 阅读:1630次 【字体:

付文龙他们在高中时几乎都没怎么摸过电脑,电脑那时还没有普及,开始的电脑课就是键盘练习,付文龙他们还低着头用两个手指头找寻着单点的时候马刚已能盲打了。
“老四你们高中就有电脑课呀”付文龙问马刚。
“有是有,不多,总共也没上了几节课”马刚说道。
“我看你打字挺快的,咋练的”付文龙问。
“高中毕业后我买了个学习机巴巴的练了一个多月”马刚说道。
那时的电脑对付文龙他们来说有着无穷的吸引力,打字还不利索就摸索着聊QQ,什么雷电小游戏,红警什么的付文龙他们都非常的好奇,游戏对男生来说总是有特别的诱惑力。石油学校的机房特别的多,每个系都有,有还不只一个,饶是这样几乎每个机房都是爆满,石油学校的电脑都有外网,且价格便宜,一小时5毛不到,外面网吧一小时要2元或3元,有时学校机房没空位了付文龙他们就去外面网吧玩会。
渐渐的,三三两两的去上网聊天玩游戏成了付文龙他们的主要闲散时间消遣方式。宿舍聊天也以电脑为主,什么谁聊了个什么网友了,什么游戏好玩了等等。
一天江振良和马刚嘻哈着推门进了宿舍,随后吴彬和李方年也进来了,李方年还用腿不断踢吴彬,江振良和马刚笑的那叫一开心。
“老四老四咋了”付文龙问马刚。
“你问二哥”马刚笑着说道。
“哎哎老二怎么回事”付文龙又问李方年。
“啊球子的”李方年没回答却又用腿踢吴彬。
“二哥我错了行不,我错了行不,我不是给你道歉了吗”吴彬边躲边憨笑着说道。
“到底咋回事,说说,别闷着我们了”付文龙说道。
“和你们说说,得笑死你们”马刚说道。
“四哥快说快说,不知道我们山东人性急吗”柳桂涛催促马刚道。
“我老六二哥还有老五我们一起去热系机房上网,我和老六挨着,老五和二哥挨着,老六说聊天没人搭理他,要起个女网名,想了半天起了个狗狗名,狗字拼出来是第三个,谁知道老六怎么按的,按成狗3了”马刚说道。
“那是我打狗字,拼音狗是第三个,我多按了一个3就成狗3了,狗三儿,这不天意嘛,三哥就叫狗三儿吧”江振良笑着补充道。
“哎哎,说二哥呢怎么把我捎进去了”刘贺健摸着大脑袋说道。
众人哈哈大笑。
“我和老六正笑呢看见前面二哥用手啪啪的打老五,老五不还手也不躲,我就叫着六子过去看”马刚接着说道。
“你们说五哥老实不”江振良笑着问众人。
“挺老实的呀,怎么了”付文龙说道。
“听四哥说,听四哥说”江振良笑着说道。
“啊球子的”李方年又用腿踢吴彬,吴彬就是憨笑不说话。
“我和六子过去一看,二哥正指着老五QQ里的好友让他改什么,原来老五把二哥的网名给改了,改成了二驴子”马刚笑着说道。
“啊球子的”李方年又踢了吴彬一下。继续说道。
“你们说这B坏不坏,我用QQ问他下不下机,我准备下了,扭头看他聊天,看见他好友里有个网名叫二驴子的,我问他怎么有还有人叫这名字,这B只是坏笑不说话,我感觉不对,仔细一看,后面括号里是我网名,我要看资料,这B死活不让,我抢了他的鼠标打
开资料一看就是他妈老子,老子让他改回去,这狗B还说不会改”李方年又去踢吴彬。
“谁让你老叫我窝囊呢”吴彬边躲边笑着说道。
“那你就他妈的给我改名字啊”李方年骂道。
“我嘴笨又说不过你,打又打不过你”吴彬笑着说道。
“哈哈哈,老五还会玩阴的呢”付文龙笑着说道。
“老五你咋改的,我咋不知道还有这功能呢”付文龙笑着又问道。
“我也是刚发现,点开资料,里面有修改备注,就在那改”吴彬笑着说道。
“哎哎哎,你们知道咱老五网名叫什么不”马刚问众人。
“叫什么”众人问道。
“牧驴人”马刚笑着说道。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真没看出来老五这狗B这么坏”李方年也笑了。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谁让你总欺负我”吴彬笑着说道。
“看来咱们得小心着老五点,挺会报复的啊”刘贺健笑着说道。
“哎二哥,五哥的网名你没让他改吗”柳桂涛笑着问李方年。
“改了”李方年说道。
“五哥网名改成什么了”柳桂涛又问吴彬。
“高昂”吴彬答道。
“还他妈高昂呢,我看叫低垂还差不多,就你这窝囊劲昂的起来吗”李方年说道。
“二哥你在这么叫我,我还给给改回去”吴彬笑道。
“你敢”李方年又去踢吴彬。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二哥也是个人才,有回我俩在网吧聊天,二哥问我汽车的汽怎么打不出来,我扭头一看,二哥汽他不拼qi,他拼ci,一打就是次车,二哥家伙儿大,什么也想次,车也想次”马刚笑着说道。
“去球子的,我们那时就没学过音标,发音不准,那能怪我吗,那是教育落后,要说人才,大哥才是人才,有回大哥说过几天一个女网友要来承德,还以为人家是来承德和他见面呢,美的大哥和什么似的,原来人家是来承德给孩子买双鞋”李方年笑着说道。
“大哥还有这么回事呢,都想着见网友啦”刘贺健坏笑着问付文龙。
“刺儿,我还打算着她来了和她崩锅呢,谁知道是带孩子的”付文龙说道。
“大哥啥叫崩锅呀”江振良问道。
“就是你们说的打炮,一个意思”付文龙说道。
“龌龊,大哥真龌龊”马刚说道。
“那有啥,保暖思淫欲,孔子就不崩锅吗”付文龙说道。
“孔子崩锅否”柳桂涛尾音高挑坏笑着说道。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太龌龊了你们,不和你们呆着了,和你们呆时间长了也就变龌龊了”李铭静边说边从上铺爬了下来。
“哎哎末哥,我们怎么龌龊了,和你多清高似的”柳桂涛对李铭静说道。
“你们都清高我龌龊行了吧”李铭静出了宿舍。
“操,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就和末哥不对眼”柳桂涛看李铭静出了宿舍对众人说道。
“人家老末人不错,老七你可不能在宿舍制造摩擦啊,怎么说也是一个宿舍的”付文龙对柳桂涛说道。
“放心吧大哥,大面上我能过的去”柳桂涛说道。
“我也看不惯末哥那种看不起人的德行,自己多强似的”江振良说道。
“说几吧这个干嘛,影响气氛,都别说了,都别说了”刘贺健说道。
“哎大哥联宜宿舍怎么着呢,你那同学该不是给忘了吧”李方年问付文龙道。
“明天我催催王凤芹”付文龙说道。
付文龙他们又七嘴八舌的闲聊着,你一言我一语,笑声不绝余耳。

 
 

冀ICP备10206664号-1
手机:13021477773 13483705444
电话:0318-8098104 传真:0318-7716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