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县振超金属丝网制品厂LOGO
   

连载14

发布者:振超网业 发布时间:2014-5-3 阅读:1648次 【字体:

“王艳霞,王艳霞,王霞,王霞”刘贺健拢着双手从窗户向对面的女生宿舍楼喊。
“大脑壳子,你猴喊什么呢,别把人家女生吓着”付文龙说道。
“大哥你说有气不,王霞洗衣服她妈的也不知道掏掏兜,看把这钱揉搓的,这还能花吗”刘贺健指着桌子上一张不成样子的20元的钱币说道。
“你还有脸说说,你咋洗前不掏掏”付文龙说道。
“王霞,王霞”刘贺健没理会付文龙接着喊。
“干嘛”王艳霞推开5楼窗户冲着刘贺健问道。
“我操你大爷,你他妈的洗衣服就不知道掏掏兜呀,看把这钱洗的,还能花吗”刘贺健晃动着桌子上那破20元冲王艳霞骂道。
“我操你大爷,你他妈的洗前咋不掏掏,以后你的衣服别让我洗”咣当,王艳霞气的关上了窗户。
“妈的个败家娘们”刘贺健嘴里骂着边一点一点的舒展那破20元。
“不就20块吗,至于吗,瞅你心疼的这几吧样”柳桂涛说道。
“20块也是钱啊,花了咱不心疼”刘贺健头也没抬说道。
“我看大脑壳子就整个一守财奴”李方年说道。
“不仅守财奴还烧包,显摆他有人给他洗衣服,可怜的三嫂啊要给人洗衣服还挨骂”江振良说道。
众人七嘴八舌的批斗刘贺健。
“操,我说你们是哪头儿的,要不向着我还向着她”刘贺健看着众人说道。
“这不是向着谁的问题,我们是对事不对人”付文龙说道。
“就是,难不成你弄个强奸我们也向着你呀,有用吗,我们还不是为几吧你好”柳桂涛说道。
“就是,别不知情”江振良说道。
“你才强奸呢”
刘贺健话一出众人一片哈哈大笑。
“今天老七和老末的生日,咱们怎么过”付文龙问众人。
“老七最小,末哥来的晚,咱们给老七和末哥一人买个礼物吧,以后咱们在过,就在一块喝点,礼物就不买了”刘贺健建议道。
“行,就这样”众人都同意。
“谢谢谢谢”柳桂涛向众人一一抱拳呲牙一笑。
李铭静也连忙表示感谢。
“老七,老末,你俩喜欢什么礼物,你们喜欢什么我们给你们买什么,省得我们买了你们在不喜欢吧,你俩说吧”付文龙说道。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我想要个乒乓球拍,我喜欢打乒乓球”柳桂涛说道。
“老末你呢”付文龙问李铭静。
“那我也要个乒乓球拍吧,我也正想练练这个”李铭静说道。
“不错不错,你俩一人一个,咱宿舍有想打的了也方便,平常由老七和老末保管”付文龙说道。
“操,那不成公共的了吗,我不干啊,谁要想玩得看我心情”柳桂涛笑着说道。
“小样儿,你要不让使收拾不死你”江振良说道。
众人哈哈一笑。
“那这就样,下午下了课咱们一块儿去买,老七和老末你俩挑,晚上咱们去食堂三楼”付文龙说道。
晚上,食堂三楼一个单间,一片欢声笑语。
“来来,咱们先一块干一个,祝老七和老末生日快乐”付文龙站起身来说道。
“老七末哥生日快乐,生日快乐”众人和柳桂涛和李铭静一一碰杯。
“谢谢谢谢”柳桂涛和李铭静一一向众人致谢。
众人一饮而尽。
“我和末哥也敬哥儿几个一个,咱们处的时间不算长,但我感觉都挺投脾气的,哥儿几个在一起很开心,我挺知足的,我们山东人心直口快,说话没遮拦,如果有伤着哥儿几个的地方,还请海涵啊,别和兄弟我一样,谁叫我小呢”柳桂涛叫起李铭静向众人举杯道。
“老七说什么呢,咱们哥儿几个能凑到一起这就得说是缘分,别说没什么话有说的不对的地方,就算有,兄弟们也不能往心里去,我看咱哥儿几个也都不像那种斤斤计较的人,祝咱们的友谊天久地久”刘贺健说道。
“老三说的对,三哥说的对,祝咱们的友谊天长地久”众人纷纷举起了杯。
“我觉得咱们宿舍的氛围挺好,都挺开心的,就是吧咱们也不能光想着玩,我觉得吧咱们也得适当的学习学习,也不能荒废了学业,这点人家老五就做的挺好,祝愿大家都学业有成”李铭静看了吴彬一眼说道。
“末哥提醒的对”众人纷纷表示。
“我先干为净,哥儿几个随意”柳桂涛一气喝干,举杯给众人一看说道。
“干了,都干了”众人都是一仰而尽。
 “大哥,我敬你一个,干了啊”刘贺健举杯叫付文龙,举杯就要干。
 “老三你等会,等会,我可干不了啊,我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半瓶晕乎,一瓶放倒”付文龙连忙叫住刘贺健说道。
“一个啤酒哪能就醉的了,没事,你喝吧,醉了我背你”刘贺健说道。
“我真不行,随意吧,随意吧”付文龙说道。
“还几吧大哥,你这样我可不认你是大哥呀”刘贺健说道。
“你不让我喝我叫你大哥都行”付文龙说道。
没办法刘贺健只好随意。
“来窝囊,咱俩喝一个”李方年举杯叫吴彬。
“二哥我喝不了了,真的,这都感觉醉了,我酒量还不如大哥呢”吴彬慢条斯理的说道。
“瞅你这窝囊劲儿,这是毒药啊,喝杯你能死呀”李方年骂吴彬。
“我要有三哥四哥老六那量,我还叫你呢,我真不能喝了”吴彬说道。
“窝囊就是窝囊,我一看你就有气,你多少喝点行不”李方年说道。
“行了吧二哥”吴彬抿了一小口对李方年说道。
“真没白叫了窝囊,你要是自己说你是窝囊我就在也不叫你喝了”李方年将军吴彬道。
“我窝囊行了吧”吴彬憨厚的笑道。
众人哈哈大笑。
“来来来老三老四老六咱们喝,不和窝囊喝”李方年举杯叫刘贺健马振超江振良。
窝囊是李方年对吴彬的专业用语,别人很少这么叫,也不知道当时李方年咋想的,李就喜欢逗吴彬,结果李方年算是把吴彬逗欢了,后来吴彬几乎是天天和李方年斗嘴,李方年还真不是吴彬对手,吴彬说话那叫一个损,李方年和吴彬斗嘴是104宿舍的一道风景,柳桂涛话说的经典,我就喜欢看二哥和五哥斗嘴,比听评书还过瘾。
众人你敬我一个,我敬你一个,非常的欢乐,都晕晕呼呼的了。
“咦,这小锅不赖啊,拿回宿舍在买个酒精炉,煮个方便什么的正合适”刘贺健摆弄着一个盛菜的小锅说道。
“还真是,弄宿舍去得了”在宿舍里马刚泡方便面最多因此第一个附和。
“这老多油也没法往衣服里藏呀”付文龙说道。
“这好办,去食堂要几个塑料袋就说要打包,把锅包塑料袋里不就行了”李方年说道。
“好主意,这方法不错”柳桂涛说道。
“怎么拿出去呢,这藏衣服里多明显,被人家逮住了多丢人”江振良说道。
“这好说,咱一块出去,围住藏锅的不就行了,他哪能看得那么仔细”付文龙说道。
“那谁藏锅呢”李方年问道。
“那还用说,你藏呗,你瘦穿的衣服还肥,好藏”马刚说道。
“去球的,要藏也是你藏,煮面的话也是你煮多”李方年对马刚说道。
“我穿的是紧身的,你看能塞进去吗,在说了,有锅后你不见得比我煮面少”马刚说道。
“我藏行,酒精炉得你买”李方年说道。
“成交,没问题”马刚说道。
众人拥簇着李方年走出了食堂,到了宿舍众人这个乐。
多日后付文龙他们又去3楼食堂,老板看着付文龙他们直笑,行呀你们,吃顿饭把我锅吃没了,那付文龙他们哪能认帐。

 
 

冀ICP备12010436号-5
手机:13021477773 13483705444
电话:0318-8098104 传真:0318-7716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