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县振超金属丝网制品厂LOGO
   

连载13

发布者:振超网业 发布时间:2014-5-2 阅读:1657次 【字体:

“老七别算了,算那几吧玩意儿干嘛,又不准,来来来玩会儿升级”刘贺健对柳桂涛说道。
柳桂涛正拿扑克算命玩,江振良在一边看。
“等会儿,我算完了这把,马上就完”柳桂涛说道。
李文雅的到来不仅给104宿舍带来了欢乐,还带来了一种游戏,扑克牌算命。大家都很喜欢,别看刘贺健嘴上这么说,他也没少算。
几乎人人都有一种算命心理,而且还往往喜欢卦是好卦,柳桂涛算完了,江振良给点评。
“1心,2想,3信,4事,5小财,6路,7气,8自己,9酒,10大财,J小人,Q媳妇,K贵人,老七你这卦可不好呀,你看,这个是信,这个是气,这个是小人,卦的意思就是说最近有小人给你写信,而且你还会生一肚子气,不好不好”江振良说道。
“不算不算重算一把”柳柳涛伸手又要洗牌被刘贺健一把抢了过去。
“什么叫算卦,算卦就第一把准,你玩10把是得有把好的,那能算吗”刘贺健说道。
“就咱们三个,人也不够啊”柳桂涛说道。
其他人不在宿舍,宿舍就刘贺健,江振良,柳桂涛,马刚四个人,马刚半躺在床上看书。
“老四快点下来,装什么装”刘贺健对正在床上看书的马刚说道。
“来啦”马刚马上把书一扔从上铺爬了下来。
“哈哈哈四哥不装了啊”江振良笑着对马刚说道。
“哪能扫哥儿几个的兴呢,那我不成罪人了”马刚说道。
“快拉倒吧你,想玩就想玩呗,找什么借口”柳桂涛笑着说道。
刘贺健他们创造出一种升级新玩法,非常的刺激,两副牌的升级,比如打2呢,手里如果只有一个2叫主了,另外三家如果有两个同样的2可以在那个叫了主的收底前反,也可以在叫了主的收了底后在反,只要有相同的2就可以反,比如有人用对红2反了那个叫主的,收底扣好后,如果另外一个人手里有对黑2还可以反那个有对红2的,如果在另一人手里有对花2还可以反那个有对黑2的,直到反到对大王为止。如果第一个叫主的人用对2叫的,就只能对大小王才能反。因此一把下来往往收底扣底好几次,需要打对家的两个人有相当的默契,如果知道对家能反的话就扣好牌,敌家能反的话就扣一把的电话号码,七不连八不沾的,傻小子卖画一张一样,而且要反的话动作要快,要不然就让别人抢先了,错失机会。另外还要防范敌家两人换牌,因此不仅要斗智,还需要保持高度警惕性。
刘贺健,马振超,柳桂涛,江振良四个人玩的时候,都是刘贺健和马刚打对家,江振良和柳桂涛打对家,不成文的规定,一坐就这么坐。
刘贺健假装没拿好牌掉地上弯腰去拿,马刚感觉有人拽他腿,偷眼一看,一只手手里有三张牌,马上就明白了,用腿夹住牌,挑了三张没用的牌偷偷向桌下一伸,随手把那三张偷偷的拿了上来,刘贺健和马刚对视一坏笑。
刘贺健和马刚赢的时候多输的时候少,柳桂涛和江振良是赢的时候少输的时候多,打牌是越赢越高兴,越输越郁闷,几把下来江振良和柳桂涛两人就内讧了,你埋怨我我埋怨你,刘贺健和马刚乐呵呵的看热闹,嘴上却说不就是个玩嘛,干嘛那么认真。刘贺健把把都掉牌引起了柳桂涛的注意,柳桂涛也坏,不动声色,偷偷的瞄着桌子下面,马刚刚用腿夹住牌还没来的急把手伸下去的时候,柳桂涛一把把马刚腿上的牌抢了过去,拍在桌子上。
“操,我说你俩咋总赢呢,偷着换牌呀,还几吧是当哥的呢,真几吧不讲究”柳桂涛说道。
“没换,真没换,就这一把还被你逮住了”刘贺健笑着说道。
“放屁,谁信,谁换过牌谁是几吧,你敢说不,你敢说我就信你没换过”柳桂涛不罢休。
“什么几吧几吧的多难听,咱可是大学生,注意素质”马刚和稀泥。
“操,你们总赢是痛快,我和六哥差点都没干起来,还不让我说两句呀”柳桂涛发牢骚。
江振良不说话笑呵呵的看热闹。
“咱这么着,从这把开始,谁在换牌谁就是几吧行了吧”马刚说道。
其实说这话屁都不管用,该换牌还是换只不过难度大了,得小心小心在小心,还是有机会换牌的,柳桂涛和江振良也学会了,谁被逮住了算谁倒霉,挨顿骂又不疼又不痒的,二皮脸嘻嘻一笑。
又一把,江振良和柳桂涛翻来覆去的反了好几吧,马刚一看牌不好,肯定要输,弄不好得光头了。
“三哥你牌咋样”马刚问刘贺健。
“我牌不行,估计被秃儿的可能性大”刘贺健说道。
“我牌也不行,一把的电话号码,连个穿军装的牌都没”马刚弹着牌对刘贺健说道。
“要不咱交枪得了”刘贺健说道。
“交就交,看下把的”马刚说道。
刘贺健和马刚要认输扔牌。
柳桂涛和江振良牌好,说什么也不让刘贺健和马刚扔牌,得打完。玩牌就这样,有时候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的这份瘾,拿着一把好牌别提打的多痛快了,刘贺健和马刚要认输扔牌,那柳桂涛和江振良哪干,说什么也要打完了。
“哎老七,我们认输还不行吗,打仗还兴人家投降呢”马刚说道。
“就是,算你们赢了还不行吗”刘贺健说道。
“不行,我们不收降兵”柳桂涛说道。
“就是,我们都是就地枪决不留降兵”江振良说道。
“过份了啊,哪有你们这样的,还不让人家投降,你们牌不好也可以投降呀”马刚说道。
“投了投了我们不当牌架子”刘贺健说道。
“玩赖啊,我们什么时候投降过,多破的牌还不是和你们打到底”柳桂涛说道。
“那是你们不投降,我们又没拦着你们投降”刘贺健说道。
“讲点义气好不,看看你俩这操行,没骨气”江振良说道。
“这和骨气有屁关系,明知牌不行还硬碰,这叫拿鸡蛋碰石头,无用功”马刚说道。
“没骨气就没骨气呗,找狗屁借口,要都像你俩这操行的,红军能打败国民党吗”江振良说道。
“这是两码事”刘贺健说道。
“一码事”江振良说道。
“爱几吧咋地咋地,反正我们是不打了”刘贺健迅速把牌放桌子上。
马刚也马上把牌放桌子上把两人的牌给混混了。
“噢噢噢某些人没骨气哟”江振良挥舞着手,扭动着身躯笑着说道。
“爱说啥说啥,反正没让某些人过了瘾,气死某些人喽,噢噢噢”刘贺健晃着大脑袋坏笑着说道。
“某些人真几吧不要脸,噢噢噢”江振良把牌轻轻往刘贺健脑袋上一扔。
“操,老四某些人不服气,咱收拾他们”刘贺健站起来对马刚说道。
“就是,早该收拾他俩了,三天不挨打敢上房揭瓦”马刚也站了起来。
“哎呀喝,打牌不行还来硬的了,老七你收拾四哥,我收拾三哥”江振良对柳桂涛说道。
柳桂涛和马刚两人舞炸欢了,江振良和刘贺健那边一会儿刘贺健把江振良按身下,一会儿江振良又把刘贺健按身下,嘻嘻哈哈好不热闹。

 
 

冀ICP备10206664号-1
手机:13021477773 13483705444
电话:0318-8098104 传真:0318-7716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