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县振超金属丝网制品厂LOGO
   

连载4

发布者:振超网业 发布时间:2014-4-24 阅读:1525次 【字体:

大学的生活真的很轻松,半天有课半天没课,要么上午有课下午没课,要么上午一节课下午一节课,周六周日还没课。承德石油的传统,大一早上要检查宿舍卫生,如果没这一点几乎丝毫看不到高中的影子。全新的生活往往都有着高昂的斗志,付文龙他们表示大学一定好好学习,共同努力,为了将来的前途。承德石油新生开篇都有一项重要活动,那就是老乡聚会,老乡们一起去爬僧冒山,一起去山庄玩,但付文龙他们都觉得老乡聚会没什么意思,放不开。老乡聚会104宿舍收获了两样东西,不两个人才对,一是小佟子,付文龙老乡,小佟子和大家成了很好的朋友,经常来,被称为104宿舍的名义老八。一个是王艳霞,计算机系的,刘贺健的老乡,和刘贺健同界都是大一,成了刘贺健女朋友,后来的老婆,一对活宝,用吴彬的话说绝配。
坚持,坚持其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尤其在大学这种宽松的条件下,坚持梦想更是不易。开始的时候,104宿舍还算本份,上课一起去,回到宿舍看看书。终于,终于有耐不住的了。一天中午吃过饭,刘贺健从床铺下面摸出了副扑克,摇晃着手道:“哥儿几个玩会牌吧,人数有限啊快快报名”
“我玩我玩”柳桂涛和江振良马上响应。
“老三,你干什么,不能带坏104风气”付文龙对刘贺健说道。
“我这不是瞧哥儿几个闷的慌嘛,找找乐子。”刘贺健坏笑道。
“不行,没看见老五人家在看书吗”付文龙说道。
“不用管我,哥儿几个想玩就玩,不用管我真的”吴彬慢条斯理的说。
“玩会有什么呀,天天窝在宿舍了里多没劲”柳桂涛说道。
“劳逸结合嘛”江振良说道。
付文龙见吴彬没说什么也就不说话了。
“还差一个谁来”刘贺健问。
“我来”马刚从上铺爬了下来。
“知道就少不了你”刘贺健冲着马刚一脸的坏笑。
“玩什么”柳桂涛问。
“你们会玩拱猪不”刘贺健问。
“不会”其他人都不会。
“我教你们,可有意思了。”说着刘贺健把牌打散开来。
“黑桃Q是猪,方片J是羊,梅花10是变压器,红桃是分牌,红桃A50分,红桃K40分,红桃Q30分,红桃J20分,红桃10 9 8 7 6 5 是10分,红桃2 3 4不计分,收全红时候才有用”边说刘贺健边把这些牌找也出来。
“现在给你们说说玩法规则,这个是猪,刘贺健指着黑桃Q道,不卖是负100分,卖了是负200分,天卖是负800分。”
“什么是卖”柳桂涛问
“当我们把牌摸完了,把猪亮桌子上让大家知道你有猪这就是卖,卖了别人就知道你手里有猪了,如果自己手里有猪,手里猪牌多,不怕被拱下来就可以卖,贴给别人,第一个人出什么色的牌,别人手里有这种色的必须也出这种色的,没有这种色的才能贴别的色的,天卖是指如果前3张牌如果摸到猪亮出来了就叫天卖。手里有猪的第一张不能出猪,第二张才可以,因此如果手里只有一个猪的话也可以卖,第一张人们肯定捡大牌出,明白了吗”刘贺健问。
众人表示明白了。
“羊和猪一样,明白了猪就明白了羊。红桃是负分,如果红桃不收全了就是负分,比如只得到了红桃A就是负50分,只得到了红桃KQ就是负60分,全红是正200分。红桃也
可以卖,只有手里有红桃A的才可以卖,卖了是2倍,红桃A就是负100分了,红桃K是负40分,天卖是4倍。变压器是负负得负,正正得正,正常是2倍,比如手里是负100分,有变压器的话就是负200分,如果手里是正100分,有变压器的话就是正200分了,变压器也可卖,卖了是4倍,天卖是8倍。如果只得变压器就是正分,不卖是50分,卖了是100分,天卖是200分。手里有梅花3的先出牌。拱猪就是看谁负分多,负分最多的为输家,要受惩罚。” 刘贺健详细的说道。
“怎么惩罚”江振良问
“把牌洗好,牌正面向上,输了的要用鼻子把猪找出来,不能用手。”刘贺健说道。
“那不行,敢情你会我们还不熟呢”柳桂涛说道。
“咱先练两把,第三把开始玩真的”刘贺健说道。
“这还差不多”其他人同意。
付文龙他们见刘贺健说的挺有意思纷纷聚了过来。
正式玩了,第一把竟然是刘贺健输了,笑得大家肚子疼。
“老三你这老师水平不怎么样呀还不如刚学的”付文龙说道。
“绝对不是水平问题,牌太烂”刘贺健不断的抓着脑袋。
“大哥你知道啥,这是三哥敬业,以身作则”柳桂涛笑着说。
“四哥的洗牌的,给三哥准备准备。”江振良说道。
“没问题,我好好给三哥洗洗。”说着马刚洗起了牌。
“四哥好好给洗洗,把猪藏严实点,别让三哥一下就能找到,不行把猪藏裤兜里”柳桂涛打趣道。
牌洗好了整齐的放桌子上,刘贺健用鼻子一拱一拱的找牌,那动作特别的搞笑,笑的大家人仰马翻。
“三哥加油三哥加油”众还还不断的打趣着。终于找到了,猪在最底层。
第二把江振良输了,江振良要跑,刘贺健一把抓住,想跑,那刘贺健哪能干。
“三哥我不会拱,我不拱了行不,下把吧,下把我要在输准拱”江振良央求着刘贺健。
“不行,输了的就得拱,愿赌就要服输”刘贺健说道。
“饶了我吧三哥”江振良继续央求。
“不行,叫三大爷也不行,不拱今就不行,我拱了你不拱”刘贺健说道。
“就是就是,愿赌就得服输,给人家拱,给人家拱”柳桂涛和马刚起哄。
没办法江振良同意拱,刘贺健洗牌。
牌放好,江振良鼻子一甩牌差不多就全开了,有的还掉到了地上,猪一下就露出来了,美的江振良跟什么似的。
“按说不能这么拱,得慢慢慢慢的拱,算了,算我没说清楚,这次就算了,在拱得和我似的”刘贺健说道。
马刚和柳桂涛怕输,说什么也不来了,不拱就玩,那刘贺健和江振良怎能同意,不玩了,不玩了。马刚和柳桂涛说什么也不玩了,气得刘贺健和江振良什么似的,也没办法。

 
 

冀ICP备10206664号-1
手机:13021477773 13483705444
电话:0318-8098104 传真:0318-7716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