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县振超金属丝网制品厂LOGO
   

连载3

发布者:振超网业 发布时间:2014-4-24 阅读:1446次 【字体:

“哥儿几个,来这的都不是什么好人,谁也别装,乖宝宝不可能来这破学校,都是有故事的人,自我介绍下吧,咱都坦诚相告,也算彼此先有个认识,都说说,都说说,说说为什么来了这学校,为什么选了汽车专业,从大哥开始”。在刘贺健心里,所谓的差生分两类,一类的确是木头脑袋瓜子,脑子锈豆,怎么学都不会,还往往非常的用功,这类人无论外貌还是言谈举止,基本一眼就能看出来。一类和他一样,兴趣不在学习上,各种各样的爱好,差生往往都有着精彩的经历。
人都有一种想了解别人倾诉自己的心理。众人同意。
“刺儿”未曾说话付文龙先动了动身一句口头语,“刺儿”和“靠”“操”意思一样的口头语,口头语这东西很奇怪,不同人说出来不同的味儿,从付文龙嘴里说出来,那语调,那表情,让人感觉是那么的轻松,自然,幽默,却又看着是那么的斯文。“球”是李方年的口头语,长得就很西域,长长的脸,黄眼珠,在这么一口头语更加西域了,吴彬常常和李方年斗嘴,每每词穷就来一句,西域来的驴,人哪能和驴斗,化被动为主动。
“我是让搞对象给废了,那时看上班上一女生,也不知道怎么的,那时就觉得她和天仙似的,满脑子都是她,其实现在想想也一般,那时就被她迷上了,看哪都好,整天琢磨着怎么追她,费老劲了,给她买吃的,帮她抄作业,情书不知道写了多少,路上等她,还曾找到过她家去,班上女同学也没少帮忙,根本就没心思学习,考什么学校,未来怎么着根本就没想过,怎么说呢,付文龙停顿了下,就是为了她什么都不在乎了。”
“追到手了没?”刘贺健问。
“恩”付文龙用食指轻触鼻子还有那么点羞涩。
“大嫂叫啥?”刘贺健问。
“李文雅”付文龙道。
“李文雅,文雅,听名字就知道大嫂一定很漂亮,又文又雅,大哥10 1放假把大嫂叫来让兄弟们看看,让兄弟们开开眼。”刘贺健对付文龙说。
“行”
“那怎么选了这个学校和汽车专业?”刘贺健问。
“我选这个学校纯粹是为了离家近,专业是老爷子给选的,老爷子说学汽车有前途,最不济还可以开个修理铺。行了,我说完了,老二下一个”。
“真羡慕大哥,高中搞成了对像,哎大哥,以后多给兄弟们介绍点经验啊”李方年向付文龙说道。
“没问题,哥儿几个的终身都包我身了”付文龙答道。
“高中那会儿我也光搞对象了,不过一个也没成,我们那时的女生就不行,就知道学习,追了一个又一个,一个也没成。主要是我们青海的教育水平不行,也没好老师,我是复习生,学习算不错的了,也是班里前几名,没办法教育落后,能考上这学校算不错了,我觉得现在发展的这么快,汽车会越来越多,应该有前途。好了我就这么多,老三下一个。”
“其实我最没什么好说的,我就想听听大家的故事,真的真的,老四下一个”刘贺健说道。
那众人哪能干,纷纷抗议。
“不行不行,玩赖啊玩赖,我们也不说了,我们也不说了”
付文龙和李方年说了的更不干,“谁要是玩赖咱们就一块儿收拾他”付文龙说道。
“就是就是,收拾他收拾他”众人附和着。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刘贺健道。
“可能哥几个也看出来了我不是一个什么好人,高中那会打架旷课那是常事,我身边关系好投脾气的净是这些人,不坏也跟着坏了,要不连这学校也考不上,是我们班一个女生挽救了
我,人特善良,特漂亮,特像梁咏琪,学习特好,班里就没掉过前3名,一直想挽救我,帮我补习,我和你们说,要不人家能考上人大,我拖累了人家,结果去了夏大,我欠人家的,就算人家叫我去死我都愿意”
“老三,是不是这女的看上你了,要不怎么这么帮你?”付文龙问。
“我表白过几次,人家总说不合适,不过同意交往”刘贺健说。
“那就有戏,那是你力度不够,要我早拿下了。”付文龙说道。
“咱有自知之明,一想,人家学习那么说,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个小混混。”刘贺健道。
“老三话不能这么说,这和学习好不好没关系,你小伙长得挺精神,看着坏啦叭叽的,不大准人家就是看了你这一点。”付文龙说。
“老实说换个别人也许我就使劲追了,可是她,我挺拘她的,在她面前我就像小学生在老师前一样,她就像女神一样,这么着我就感觉挺知足的,也许我追上她了就没这种感觉了,也许你们不理解我这种感觉。”刘贺健说。
“我能理解,就像我追李文雅那会,没追到时感觉就像天仙一样,感觉哪都好,等追到手了就没那种感觉了,这就叫距离美,朦胧美,老三你这是喜欢柏拉图式爱情。”付文龙道。
“嘻嘻嘻”刘贺健一阵坏笑把头埋在枕头上,马上又抬起头道:“哈哈哈,骗哥儿几个呢,怎么样,故事编的怎么样。”
“肯定不是编的,编的一听就能听出来。”付文龙说。
“肯定不是编的,编的不可能编的这么好。”李方年补充道。
“真的,肯定是真的”其他人也这么认为。
 “随你们怎么想吧,你们说是真的就真的,说是假的就假的,我来咱学校是听上界一哥们说的,说咱学校在专科学校里还算是不错的,好考,就业率高,选洗车专业是因为感觉汽车专业可能会好玩,我说完了,老四下一个。”刘贺健道。
“我是因为和班主任关系不好,整个高三就没安生过,我喜欢看个闲书什么的,什么金庸古龙柳残阳差不多看了个遍。被班主任没收的书也多了去了,有回我看天龙八部被逮到了,五本如数上交,谁知班主任说我糊弄他,说什么八部呢八部,得有八本,这才五本还差三本,我反问他照这么说杜十娘就得有十个娘呗,班主任说我要看闲书还犟嘴。班主任就会一招,动不动就让回家反省,在宿舍和哥们打扑克被逮到让回家反省,我们几个没回家在宿舍猫了两个多星期,在后来和一同学晚上去看录像,谁知半夜放开了三级片,还没放十分钟,还什么都没看见,警察来了,说我们聚众看色情录像,要把我们抓派出所去,一屋30多个人,警察让我们上车时,我看有人跑了,我也跑,没跑了,我穿了个拖鞋,没几步就被追上了,还挨了顿揍”
“哎老四,你俩就是冲着这三级片去的吧”刘贺健坏笑着问马刚。
“不是,真不是,要知道放这个就不去了”马刚说道。
“做笔录,关了我们一夜,第二天每人罚了我们三千就把我们放了”
“老四,警察怎么审你们来着,进去后挨凑了没,说说过程。”付文龙向马刚说道。
“也挺有意思的,和你们说说。警察审我时在桌上放了盆花,也不知道放盆花干嘛,他坐着叫我站着,告诉我要问什么说什么,要说实话,说话时眼睛要看着花。他问我是不是经常来这看录像,我说是第一次,其实也就这么一次,还奶奶的被抓了,又问我怎么知道放色情片,我说不知道放这个,知道放这个就不来了,其实就是这么回事,真不知道,他说我不老实,行了,按个手印吧,让我在印盒按下拇指,在他写好了的纸上按手印。其实他写的和我说的就不一样,但还是按了,他说不是什么大事,天一亮就把我们放了,谁知道按了手印得罚款,知道说什么也不按。”
“挨揍了吗,怎么听说进了那里面先挨顿揍。”付文龙问
“没有,没那么回事,客气着呢,早上还给吃的油条豆浆。我们本地的没事,外地的不行,两外地的,不给吃饭还让擦了一早晨的车。”马刚答道。
“出来后回学校都传遍了,学校没处罚我俩,班主任揪住不放,非要把我俩开除了,说什么也不要我俩了,托这个托那个找关系说情,好话都说尽了,最后和班主任攀上亲了,我哥的一个什么亲戚和班主任沾亲,还不远,碍于情面总算没被开了,为这在家呆了一个来月。从这以后直到毕业我和班主任也没说过一句话,他也彻底的不管我了,所有的老师都不管我了,老师上课,我从来没看过黑板一眼,自己看书,不懂的问同学,上化学看物理,上物理看英语,我并不是说班主任不好,他是个好人,初三他就教过我化学,我初中毕业,他调到了我们高中,高一时,他的第一节课我睡着了,点我名让我站了一节课,同学们还奇怪怎么一来就认识我。我们高中那会光分班,分班分了四回,中间跟过他一回,那时就没少挨他收拾,后来分了班,不跟他了,心里别提多痛快了,谁知到了高三又分了回班,又跟他了,在走廊碰见他,他说了句,振超又落我手了呀,我就知道不妙。他是个好老师,心眼不赖,但我不认同他的教育方式,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能用同一教育方式教育好,我喜欢自由,不喜欢被过多的干预,管的越多我就越反感,我以不听课,不看黑板默默的向他抗议,为的是以后他能看到这一点。”
“老四你这赌注大了点啊。”付文龙说道。
“我不后悔,也没自暴自弃,早上早早的起,晚上看书看到半夜,尽管结果不理想,我努力了,尽管失去了上好大学的机会,却有了自学的能力,我不后悔。”
“我们这号人就不是被约束的人”付文龙接道。
“看着老四蔫蔫呼呼的,没想到还这么有个性。”刘贺健说道。
“来咱们学校我是冲着承德的名气,报汽车专业是因为填志愿那会儿我看这个专业招的人多,或许有被录取的希望,我说完了,该老五了。”马刚说道。
“咳”未曾说话,吴彬先咳了声,吴彬长了张非常老实的脸,让人一看就那么憨厚,1.78的个子,浓眉大眼,体型不胖不瘦,很帅气。开始的时候吴彬不找对象,气的付文龙和李方年直骂,白白糟蹋了一张老实脸。大伙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我要是长一张老五脸怎么着怎么着。时间真是有魔力,能把一个人变得几乎面貌全非,后来的吴彬,用柳桂涛的话说,其实五哥最坏了。
“我就是三哥眼里那种没有故事的人,从小学到初中高中都是普普通通的,学习不好不坏,平平稳稳,高考我报了河北农大的园艺系,不服从调配就没去成,当时想着本科四年,专科三年,报专科家里压力小点,我家条件不好,父亲去世的早,还有一妹今年12岁,我也想早点出来工作替母亲分担。来承德石油是听我一老乡说这学校就业率高,选汽车专业是因为感觉学汽车以后好找工作,和你们比其实我挺自卑的。”吴彬语气很缓慢,很忧郁,说到最后吴彬呜呜的哭了。
大家纷纷开导,以后会好的。吴彬爱哭,后来还哭过几次,一哭李方年就骂他,哭什么哭,窝窝囊囊的,是爷们儿不。一个人的性格和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慢慢的吴彬变的格外的开朗,非常好开玩笑,这是后话不提。
经吴彬这么一哭,气氛变得有些压抑了。该江振良说了。
“哎都为情呀”江振良此话一出气氛顿时晴朗了不少,都感觉好笑,要说别人为情还信,江振良这模样不像不像,矮矮的个子,敦敦实实的,黝黑的皮肤,厚厚的嘴唇,和那东成西就里梁朝伟演的那欧阳锋才一样一样呢,还小日本胡。这模样追女生,哥儿几个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和班上一女生很好,我学习还凑合,她不好,我们经常一块学习,相约考同一所学校,结果谁也没考好,本来想一起在复读一年的,我家不同意,她复读了,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报的志愿,稀里糊涂就来了这学样,选了这专业”。感觉和编故事似的,大家也不好意思细问。后来的日子中才发现江振良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什么妞都敢追,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叫广撒
网才能捞到鱼,江振良追的妞不少,数他最多了,多数没戏,好笑的是没看上江振良有的却对宿舍其它的人有意,就像孙丽丽,本来人家江振良追来着,领宿舍来了几次,结果没江振良什么事了,孙丽丽和付文龙狗扯上了羊皮,兄弟几个经常打趣付文龙,说他不讲究。江振良很大度,根本不在乎,曰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拿去。兄弟们给江振良起了一雅号,送花使者。最终江振良终于鼓捣成一个,尽管女的长的不咋地。吴彬的话说,六子最有情痴的潜质了,什么黑的白的,有眼就行。
“我没五哥那么有想法,未来怎么样也没想过,我感觉开心就好,我高中那会喜欢打乒乓球,逃课也去打,想着进省队,打乒乓球打的好的太多了,竞争更大,没进了,高中时谈过一对象,姑娘也挺喜欢我的,人家长不同意,嫌我矮,说什么以后生孩子也矮,想让姑娘找个个高的,就这么着分手了。操,不愿意就不愿意说什么我个矮,邓小平个矮他准愿意。我来承德是因为我表哥在承德军区当团长,来这有人照应,专业也是随便填的,我们山东人就这么爽快,行了我说完了”柳桂涛蹦豆似的一气呵成,快人快语。
谈话,坦诚的谈话,非容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如果相互之间没有深刻的了解,很难结出深厚友谊,多年之后,付文龙他们也是经常相聚,谈及这段经历,都认为和坦诚的谈话有关系,相互之间豪无隐私。

 
 

冀ICP备10206664号-1
手机:13021477773 13483705444
电话:0318-8098104 传真:0318-7716645